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辣妈米奇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温暖的过客(一)  

2014-06-26 13:19:36|  分类: 情感分享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人的一生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

期间又有多少人会与你擦肩而过?

在夜深人静或是午夜梦回之时,

有没有一些人让你悠悠地念起时,

泪眼婆娑,

却温暖如昔?

 

(一)陈老师

陈老师名金吾,是我小学四、五年级在少年宫学绘画时的老师。当年四十开外,头发微卷,鼻梁上架着副眼镜,身上的中山装和脚上的黑布鞋一样,洗得发了白。按照现在的审美,陈老师真的有点老土。

陈老师还有个儿子小陈,比我们大不了几岁,头发也微卷,每天放学后都要到少年宫来等他父亲一起回家,总是在我们上课时从虚掩的教室门挤进来,悄悄地坐在最后一排做功课。

陈老师很了不起,当时除了素描,他还教我们版画、拼贴画、泥塑、国画等等,现如今想来,我真是有辱了师门,这些技艺都荒废殆尽了。

学绘画时的我,灵气十足,所以深得陈老师的“器重”,他总是会给予我一些额外的指导。但我那时就是个小屁孩,玩心颇重,对于绘画也只是凭一时的兴趣,完全没有体会到老师的那份苦心。

后来因为搬家,不能继续在少年宫学习了,父亲带着我去向陈老师告别,寒暄时陈老师问了搬家的具体时间。

搬家那天,我被父亲指派坐在家里看着大大小小的包裹,父亲和母亲则在忙里忙外地招呼着前来帮忙的同事。

我坐在小板凳上翻看着小人书,猛一抬头时居然看见了陈老师。他跨过包裹走到我身边,摸了摸我的头,说话大致的意思是让我以后有机会继续学画画。我只是害羞地点了点头。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陈老师。

后来,父亲告诉我,其实那天陈老师特意来家里,一是来送送我们,二是想邀请我第二天跟他去无锡写生。父亲说,陈老师是真心想好好地培养我。

我真的很惭愧,去了外区念书后,就没有再重拾画笔,也再没有想过是不是该回少年宫看看陈老师。

多年后,父亲调回到原来的区里工作,少年宫也几经易地。父亲辗转打听陈老师的音讯,才得知他早已患癌症去世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